忽觉语罢寄无人。

流苏虐,慎戳。

三月期限将至,梅长苏的体力日渐不支,好在明日便是最后一战,且胜负已成定局。许是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梅长苏让飞流驻守营地,等待他们凯旋。他从未忘记要守住飞流的快乐,而如今自己怕是又要失信于人,但至少,不能让飞流承受更大的痛苦。

营帐内,除去依稀可闻的风沙嘶吼与二人的呼吸,便唯余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梅长苏借着冷冽月光,凝视身旁那个执意与自己同睡却始终赌气背对自己的身影,思绪早已不知何时飘远。






初次见到这孩子,是在东瀛的一个雪夜,打斗声吵醒了浅眠的梅长苏。并无多久,声音逐渐平息。刚准备躺下重新入眠,便听得侍卫询问是否能进来。梅长苏轻声应允,随即便狠狠惊讶了一番。那是一个瘦得几近皮包骨的小男孩,被身材高大健壮的侍卫夹在腋下。

“宗主,这孩子怕是饿极了,我发现他时他正躲在外面的石桌下狼吞虎咽往嘴中送糕点,本想着雪这么大带他进房间取暖才好,没成想他见了我就跑……”

梅长苏眸中满是疼惜看着眼前全身脏兮兮,脸蛋儿比花猫还要花的孩子,冲侍卫摆了摆手止住其余下话语,让他打了一桶温热的水,亲手为这孩子梳洗干净,裹上自己的长长衣衫。整个过程,这个极度警惕,毫无安全感的孩子出奇的配合,不挣扎,也不吭一声。

坐在软椅上,怀中抱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梅长苏把小暖炉交给怀中小孩,用狐皮大氅将两人紧紧护住抵御寒气,他一手拈过糕点喂给孩子,一手搂紧那瘦弱略有些硌的身体。火盆中的炭块烧得红热灼眼,似是被温馨画面柔软了心脏,奋力燃尽生命释放热量。俯首看着小人儿如画的清俊面庞,那澄澈灵动的双眸深处不易察觉的躲闪之意深深刺痛梅长苏的心口,他不自觉轻哼起歌谣,安抚着小孩直至安稳入眠,纯净的睡颜使得他目光愈加柔和,担心起身会惊醒怀中珍宝,便也阖目睡在了软椅上。兴许是抱着这个软软的娃娃,梅长苏一夜无梦,安睡至天明,竟是没有半点儿病状。

打那以后,梅长苏就有了一个小尾巴,每天“苏哥哥!”“苏哥哥!”地喊着,只在梅长苏面前乖顺如小兔子,其他人若是逗他,不是被扔飞就是鼻青脸肿满地找牙,也就只有一个蔺晨,才能逗得他四处逃窜,而这时的梅长苏,总会含笑看着他们,在小孩累得可怜兮兮向他求救时叫住蔺晨,别欺负他了,再安抚一头扎进自己怀里的小宝贝。





当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看见本该待在营地的飞流出现时,望着如今已成长为翩翩少年的小孩,梅长苏的心剧烈钝痛,如千斤重锤狠狠撞击,险些稳不住身形。回光返照般,苦苦支撑的他霎时将周围一圈敌军斩杀,那马背上的少年疾驰而来,所过之处多了几具大渝的尸体。梅长苏看着扬起小脸儿一副求夸奖样子的飞流,眼睛酸涩,几度将话哽在喉中,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在又斩杀一敌的同时,声色俱厉,怒吼斥责。

“我不是叫你守在营地?何时变得如此不听话!现在,立刻给我回去!”

素来被梅长苏捧在心尖上疼着宠着,闯再大的祸都没被苏哥哥如此训斥过的飞流,一下子红了眼眶,却咬得下唇泛白硬是没掉一滴眼泪,梅长苏压榨全身为数不多的余力猛的提剑震开距飞流只差几厘米的泛着刺目冷光的矛尖,嘶哑的低吼湮没在沙场,更添悲凉。

“还不走——等着我送你吗!”

委屈,愤怒,不解,交杂繁乱。狠狠踢了身下马腹,战马嘶鸣,少年再未回首。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就在身后,他最爱的苏哥哥,最爱他的苏哥哥,被一柄长剑贯穿腹部,淋漓鲜血染红战袍,汇流成溪。





“………………蔺晨…还有飞流。我…最担心的…就是飞流。你一定…不要让他知道我走了…就跟他说…苏哥哥去了世外仙境…可能…不会回…去了……告诉他…要…乖乖的,苏哥哥…会在仙境…看到…你……一定…替我…照顾好……他…………”气若游丝艰难吐出断断续续的话语,耳边蔺晨的声音逐渐缥缈。梅长苏合上眼眸,神态安详,被蔺晨抱在怀中的身体逐渐失了温度。






“小飞流..不要等了..你的苏哥哥再也不会回来了.."

"骗人!”

……飞流..苏哥哥要走了..以后你要听蔺晨哥哥的话..少吃甜瓜..乖乖长大……

甜,放心戳。

云雾缭绕,山峰连绵影影绰绰,如几笔淡墨晕在天际。林间鸟语,幽谷回响。金色日光破开雾霭倾泻在一处山崖之上,如薄纱般覆上一张石桌,一张软椅,一壶清茶,一双人。

那软椅上坐着的是一个身体病弱的男子,怀中抱着暖炉,狐裘披风紧紧包裹纤瘦身躯,面容恬淡素雅,周身气质不凡。他的目光始终追随前方舞剑的身影。桌上茶盏白雾氤氲,依旧满着,未被沾唇。

舞剑男子衣袂飘飘,白衣衬得他如谪仙下凡,手中长剑剑气凝练,刚柔并济,嘶嘶破风声不断,挽的繁复的剑花丝毫不失美感,招式如游龙穿梭,行云流水,连贯洒脱。霎时银光乍迸,恍惚间,人已收势,剑已入鞘。

“长苏,怎么样,是不是被我迷得神魂颠倒。”
蔺晨大步行至梅长苏身前,端起茶盏仰头一饮而尽。梅长苏不语,抬手牵起披风遮在身前,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随后,便听得蔺晨将口中茶水尽数喷出。
“苦丁茶,去去火。”

琅琊榜 蔺苏蔺小段子。甜。放心戳。

云雾缭绕,山峰连绵影影绰绰,如几笔淡墨晕在天际。林间鸟语,幽谷回响。金色日光破开雾霭倾泻在一处山崖之上,如薄纱般覆上一张石桌,一张软椅,一壶清茶,一双人。


那软椅上坐着的是一个身体病弱的男子,怀中抱着暖炉,狐裘披风紧紧包裹纤瘦身躯,面容恬淡素雅,周身气质不凡。他的目光始终追随前方舞剑的身影。桌上茶盏白雾氤氲,依旧满着,未被沾唇。


舞剑男子衣袂飘飘,白衣衬得他如谪仙下凡,手中长剑剑气凝练,刚柔并济,嘶嘶破风声不断,挽的繁复的剑花丝毫不失美感,招式如游龙穿梭,行云流水,连贯洒脱。霎时银光乍迸,恍惚间,人已收势,剑已入鞘。


“长苏,怎么样,是不是被我迷得神魂颠倒。”

蔺晨大步行至梅长苏身前,端起茶盏仰头一饮而尽。梅长苏不语,抬手牵起披风遮在身前,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随后,便听得蔺晨将口中茶水尽数喷出。

“苦丁茶,去去火。”

琅琊榜 流苏流。虐。慎戳。

三月期限将至,梅长苏的体力日渐不支,好在明日便是最后一战,且胜负已成定局。许是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梅长苏让飞流驻守营地,等待他们凯旋。他从未忘记要守住飞流的快乐,而如今自己怕是又要失信于人,但至少,不能让飞流承受更大的痛苦。

营帐内,除去依稀可闻的风沙嘶吼与二人的呼吸,便唯余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梅长苏借着冷冽月光,凝视身旁那个执意与自己同睡却始终赌气背对自己的身影,思绪早已不知何时飘远。






初次见到这孩子,是在东瀛的一个雪夜,打斗声吵醒了浅眠的梅长苏。并无多久,声音逐渐平息。刚准备躺下重新入眠,便听得侍卫询问是否能进来。梅长苏轻声应允,随即便狠狠惊讶了一番。那是一个瘦得几近皮包骨的小男孩,被身材高大健壮的侍卫夹在腋下。

“宗主,这孩子怕是饿极了,我发现他时他正躲在外面的石桌下狼吞虎咽往嘴中送糕点,本想着雪这么大带他进房间取暖才好,没成想他见了我就跑……”

梅长苏眸中满是疼惜看着眼前全身脏兮兮,脸蛋儿比花猫还要花的孩子,冲侍卫摆了摆手止住其余下话语,让他打了一桶温热的水,亲手为这孩子梳洗干净,裹上自己的长长衣衫。整个过程,这个极度警惕,毫无安全感的孩子出奇的配合,不挣扎,也不吭一声。

坐在软椅上,怀中抱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梅长苏把小暖炉交给怀中小孩,用狐皮大氅将两人紧紧护住抵御寒气,他一手拈过糕点喂给孩子,一手搂紧那瘦弱略有些硌的身体。火盆中的炭块烧得红热灼眼,似是被温馨画面柔软了心脏,奋力燃尽生命释放热量。俯首看着小人儿如画的清俊面庞,那澄澈灵动的双眸深处不易察觉的躲闪之意深深刺痛梅长苏的心口,他不自觉轻哼起歌谣,安抚着小孩直至安稳入眠,纯净的睡颜使得他目光愈加柔和,担心起身会惊醒怀中珍宝,便也阖目睡在了软椅上。兴许是抱着这个软软的娃娃,梅长苏一夜无梦,安睡至天明,竟是没有半点儿病状。

打那以后,梅长苏就有了一个小尾巴,每天“苏哥哥!”“苏哥哥!”地喊着,只在梅长苏面前乖顺如小兔子,其他人若是逗他,不是被扔飞就是鼻青脸肿满地找牙,也就只有一个蔺晨,才能逗得他四处逃窜,而这时的梅长苏,总会含笑看着他们,在小孩累得可怜兮兮向他求救时叫住蔺晨,别欺负他了,再安抚一头扎进自己怀里的小宝贝。





当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看见本该待在营地的飞流出现时,望着如今已成长为翩翩少年的小孩,梅长苏的心剧烈钝痛,如千斤重锤狠狠撞击,险些稳不住身形。回光返照般,苦苦支撑的他霎时将周围一圈敌军斩杀,那马背上的少年疾驰而来,所过之处多了几具大渝的尸体。梅长苏看着扬起小脸儿一副求夸奖样子的飞流,眼睛酸涩,几度将话哽在喉中,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在又斩杀一敌的同时,声色俱厉,怒吼斥责。

“我不是叫你守在营地?何时变得如此不听话!现在,立刻给我回去!”

素来被梅长苏捧在心尖上疼着宠着,闯再大的祸都没被苏哥哥如此训斥过的飞流,一下子红了眼眶,却咬得下唇泛白硬是没掉一滴眼泪,梅长苏压榨全身为数不多的余力猛的提剑震开距飞流只差几厘米的泛着刺目冷光的矛尖,嘶哑的低吼湮没在沙场,更添悲凉。

“还不走——等着我送你吗!”

委屈,愤怒,不解,交杂繁乱。狠狠踢了身下马腹,战马嘶鸣,少年再未回首。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就在身后,他最爱的苏哥哥,最爱他的苏哥哥,被一柄长剑贯穿腹部,淋漓鲜血染红战袍,汇流成溪。





“………………蔺晨…还有飞流。我…最担心的…就是飞流。你一定…不要让他知道我走了…就跟他说…苏哥哥去了世外仙境…可能…不会回…去了……告诉他…要…乖乖的,苏哥哥…会在仙境…看到…你……一定…替我…照顾好……他…………”气若游丝艰难吐出断断续续的话语,耳边蔺晨的声音逐渐缥缈。梅长苏合上眼眸,神态安详,被蔺晨抱在怀中的身体逐渐失了温度。






“小飞流..不要等了..你的苏哥哥再也不会回来了.."

"骗人!”

……飞流..苏哥哥要走了..以后你要听蔺晨哥哥的话..少吃甜瓜..乖乖长大……